第一次参加同志“奥运会”,她们感觉······

中同官方 阅读:4.3k+ 2019-09-19 来源:网络

穆鲁克(Jay Mulucha),乌干达一名跨性别男子。

在乌干达,同性性行为可以判处终身监禁。2010年,穆鲁克被大学取消了篮球奖学金、开除,“我失去了一切。”

从那时起,他成立了一个LBTQ组织——乌干达有限联盟组织,帮助同志者积极融入社会,为这个群体提供健康和法律服务,“有几次我遭到殴打,有几次我被关进牢房”。

穆鲁克没有却步,组建了一只篮球队,取名姐妹团(The Sisters),“受到了很多挑战,遭到殴打,但我们仍然站着。”

8月份,姐妹团篮球队参加了在巴黎举行的第10届同志运动大会。

这是一项创办于1982年的国际体育盛会,四年一届。

第一届在旧金山举行,17个运动大项,1350名运动员参加。

创始人、奥运十项全能运动员Thomas F. Waddell称其为“同志奥运会”。

时至今日,已是第10届。主办方称,这是世界上“最具包容性”的运动会,任何人都可以参加。

不仅乌干达,肯尼亚,沙特和俄罗斯等国家都有运动员参加赛事,超过1万名运动员走进开幕式现场——巴黎Jean Bouin体育场:

啦啦队表演,体现了赛事宗旨“促进女同志,男同志,双性恋和变性人的自由和权利”:

法国选手CreditLucas Barioulet 点燃了火炬:

比赛得到巴黎市政府,以及雷诺和通用电气等大公司赞助。

巴黎市长安妮·伊达尔戈(Anne Hidalgo)访问了运动会:

宝拉·莫尔顿(Paula Moulton)和加里·莉丝(Gary Lyness),是英国代表队参赛选手,她们参加轮椅舞蹈(Para Dance)比赛。

小时候,宝拉患上了肺炎,住院期间又感染了MRSA虫病菌,导致骨盆区域受损。2004年,宝拉开始使用轮椅。

宝拉和加里,参加过几档舞蹈真人秀节目,在英国小有名气。

她们在曼彻斯特设立了一个慈善基金会,推广轮椅舞,为需要的人提供帮助。

加里接受采访时说, “我是同志,宝拉不是,我们是18年的朋友,2010年开始搭档跳舞。”

这是她们第一次参加同志运动会此次活动,获得了金牌。

本届比赛共设36个大项,其中包括传统赛事,如篮球和划船,以及不太常见的比赛,如法式滚球,同性别舞蹈和酷儿城市舞蹈。

花样游泳比赛中,所有选手,不分性别,一展风采:

Kevin Mwachiro,来自肯尼亚,45岁,参加了200米比赛,排名第五,“无论身体的类型如何,人们都可以在任何年龄做到这一点。人们对运动充满热情。”

Kevin Washiko,来自肯尼亚,32岁,之前从未参加过比赛,此次参加了10公里和5公里的比赛,他说,我参赛证明一个真理,“并非所有肯尼亚人都能跑得快。”

苏格兰首次有代表队参赛,他们在10公里跑步比赛中获得了一枚银牌,在花样滑冰中获得2个银牌,在赛艇比赛中获得金牌:

当然了,这里不仅有快乐和金牌,也有恐吓。

本届比赛期间,恰逢1750年同志夫妇被处决的纪念日,那一天,被处决牌匾被泼黑漆,一些同志纪念物被破坏。巴黎市长Anne Hidalgo称,破坏行为令人震惊,“这一行为只会加强我们打击歧视的决心。”

在法国,2013年将同志婚姻合法化,但同志夫妇不能医学辅助生殖。法国总统马克龙承诺改变法律,但是,保守派强烈反对。

法国尚且如此,其它一些国家和地区,可想而知。在这条道路上,英雄不是一个名词,而是一个动词。

照片中,最右边那个强壮的家伙,名叫斯蒂芬·科瓦切夫,65岁,艾滋病毒阳性携带者,喉癌幸存者。

1989年,参加波士顿马拉松之前几个月,科瓦切夫和朋友都感染上了艾滋病病毒。1990年世界艾滋病日,他的朋友去世。

那段时间,科瓦切夫崩溃了,失去了生活意志,无法行走。

当时,只有一个绝望的念头,再跑一次马拉松。

1997年,他成为第一位参加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的艾滋病幸存者。

另一个不幸接踵而至,他被诊断出患有喉癌,每天都要放疗,化疗。

这是科瓦切夫第八次参加同志运动会。

他说,生活让我失去过自我,生活也让我找回了自我。无论失去什么,这不是一个哭泣的故事,而是继续生活的故事。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164
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精选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中同官方

普通作者

中同官方号,欢迎关注!

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