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国荣去世15年后的今天,同志终于得到认可!

中同官方 阅读:5.3k+ 2019-09-19 来源:网络

今天是5月17日,是“国际不再恐同日”。

人们在微博上庆祝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

同志不是病,这一共识已经在医学界达成。可是直到现在,同志在很多人眼里是不正常的。

彩虹是接受的象征,人们自发到街上游行。


1982年12月9日,张国荣和唐鹤德在丽晶酒店相遇。那年,哥哥26岁,唐先生23岁。

哥哥和唐先生识于微时

那时,哥哥还不是天皇巨星,他在经济上陷入了困境。唐鹤德知道后,把大半年的工资一分不少借给张国荣,为此节衣缩食。

后来哥哥回忆:“锦上添花的人数不胜数,雪中送炭的能有几个?那时我一没名气,二没财富,却只有他能够这样对我,这样的人,怎能不叫人感动和珍惜?”

随后的日子里,他们如影随形,共度患难。直到记者捕风捉影,拍下他们牵手的照片,写下不利于哥哥名声的文章,引来世俗的眼光。之后的故事,大家都知道了。

明知道有记者,他的背影仍然坚毅。

如今,张国荣哥哥,已经离开我们15年了。我们对他离去的怀念,更活在一个人的心里。他留给世界的记忆,相信没有人比唐鹤德记得还深。

假如,同志不是恋,恐同症就不是“症”了吗?


在上个世纪,几乎所有人都坚定地认为同志就是一种疾病。许多研究员都认为,同志是一种激素分泌异常引起的疾病。

而为了“治愈”同志,各种残暴的手段层出不穷。

在这段同志治疗的历史里,“人工智能之父”艾伦·图灵就是其中最有名的受害者。

计算机之父,人工智能之父——艾伦·图灵

二战期间,图灵曾帮助英国破译纳粹密码,在后来的军事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哪怕一生功绩显赫,但他还是因为同志的身份,被强制接受治疗。

当时他被注射的是一种叫乙烯雌酚的激素类药物,这是一种人工合成的雌性激素。这些激素药使得他在生理上无法勃起,同时,他的胸部开始像女性一样隆起。

电影《模仿游戏》里面,卷福饰演图灵

在巨大的压力下,图灵开始陷入重度抑郁,最后服用氰化物结束了性命。图灵的自杀,仅仅是那个时代其中一个同志的悲剧罢了。

是不是与世俗相悖,就应该杜绝?


厄瓜多尔一位女同摄影师宝拉,她假扮客户走进了一家“同志治疗诊所”。她在里面呆了半年,出来之将自己的经历拍成摄影作品《直到你改变》。

来自宝拉摄影作品《直到你改变》

来诊所的人,都是被家人送来,没有自愿者。那里的女孩们,每天被迫听几个小时的“同志疾病”文章,然后对着墙上的《圣经》认罪。

假如认罪不够诚恳?打,直到妥协。

为了治疗这不存在的疾病,这些女孩还要被男性强制性拥抱。

来自宝拉摄影作品《直到你改变》

更残忍的是,使用“强奸疗法”来矫正她们的性取向。上帝不能治愈她们,因为她们本来就是正常的。

“如果只是我爱你,你刚好是同性,那有什么问题呢?”


成龙犯下了“任何男人都会犯下的错误”,后来就有了众所周知的“小龙女”吴卓林。

她打从一开始,就是妈妈吴绮莉和成龙赌气下的牺牲品。

吴卓林和妈妈吴绮莉

吴卓林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,她出现的新闻里充满这些关键词:家暴、自残、自杀、同志......每次面对媒体的镜头,她总有道不完的歉,这仿佛全是她的错。

但当吴卓林和女友Andi传出婚讯时,大家不再像以往一样讨论她们家庭的混乱,而是不约而同地送上祝福。

吴卓林和女友Andi

像蔡康永所说:“对异性恋而言,同志可能是个话题,但对同志来说这却是生活。生活非常麻烦,你我各有心酸,何苦再相为难?希望未来有一天,不会再有人为了跟我同样的问题而感慨落泪。”


1990年,“同志”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移除疾病范畴。

2001年,国内也已将“同志”从《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》中移除。

愿大家的世界跟彩虹一样,充满色彩。

这世界上本就没有同志或者异性恋之说,仅仅就是一个灵魂爱上了另一个灵魂,无关性别,无关对错。

愿大家能够尊重与包容所有的爱,每天都是“不再恐同日”。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164
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精选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中同官方

普通作者

中同官方号,欢迎关注!

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