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36-37-38-39

加油吧!同志君 评论:0 阅读:5.7千+ 11-02 来源:网络


NO36


这一天大家都很忙,我要处理和刷选图片,老周要打磨文字,把采访写出来。


昨天的成果要今天内做出来,因为后天就要发刊了。陈社长要亲自过目我们的劳动成果,结果,他不甚满意,给了意见要求作修改。


于是,我和老刘又要按社长意见修改,一来一去的。陈社长也是个厉害的人,他能做出这么好的成绩跟锐利的眼光有关,结合他的见解作了三番修改后,效果无论可看性还是观赏性好了许多。


我们完成这项工作,来到夜深,肚子闹饿了,老刘非要拉我去吃面条。一天了,我们都在呆在一起,我们都把昨晚的事烂肚子里,只字不提。


对于我,又是不第一次干那样的事了,以前跟老周睡在一起,也发生过。至于老刘,想必他也尝试过被别人弄出来的滋味。这样想,我就觉得我们并不无耻,并无龌龊。


吃完宵夜回来,将近十二点,我们回去洗澡睡觉,明天还要工作。


回到宿舍,我让他先洗澡。当我洗完澡,打开风扇要睡觉时,我发现风扇比刘豫还安静,那边的老刘,还会偶然翻个身,而风扇动都不动……


我试了许多方法来炮制它,我怀疑风扇的马达烧掉了,是不是电源出问题。那边刘豫见我瞎搞,问我风扇是不是出故障了。


“要么你过来我这床一起睡吧?”刘豫安静地说,话里没洞察到有延伸意。


“讨厌,偏偏这个时候坏。”


“太晚了,还是不要折腾了,来我这一起睡吧。”


我看看这胖子,又看看他的床,两个人睡一米五不到的床,确实有些勉强。这时老刘已经主动清理东西,腾出一半的空间给我。看他样子,他只好我答应了。


不过,跟他睡,虽然会挤点,但倒满新鲜的。于是,我也不多说,把枕头和被子搬过去。


关了灯,我们开始安分地酝酿睡眠。


床空间确实不够大,我们手只能挨着手,腿也是要碰到。灯开着的时候,我还不多想其他,本身工作完确实劳累。


等灯一熄,房间一黑,昨晚那一幕就一清二楚,仿如刚才发生过。


老刘的呼吸还是很平稳,我要转身,因为身体太僵不可能入睡。开始,我选择背对着他,可我发现这样不够安全,感觉很容易掉下去,手也不知搭哪。于是,我又换成面对他,此时无眠,我睁开眼看他。


老刘很安静,闭着眼睛,我不知道他睡不睡得着。


结果,我一手搭在他肚子上,算是试探,也算是放轻松。我主要触碰到他,他还是没动静,呼吸频率没变。


他这样安如泰山,让我有些懊恼,没半点成就感。于是,我那手渐渐往下移走,在使坏。这强烈试探他的欲念,让我停步下来。


一摸,他正兴奋。难道自己又想帮他弄?我在想。


可现在他完全清醒,不可能像昨晚那样,大家可以借着喝多了,糊涂非为。


又想挑逗他,又怕得很。正犹豫时,死胖子终于有动静了,他转个身把我搂抱了起来,很突然,很大胆。不过正是这样,他的下面摆脱了我手的接触。


我安分起来,手不敢乱动,怕他有过激反应。他脸贴着我的脸,我觉得很舒服,我听见他呼吸,甚至,我一呼吸就他整个人的味道,淡淡的,有点土灰,有点陈朴,有点甘甜。


他的唇离我的如此近,好熟悉的感觉,此刻我回忆起来,跟老周的情形。


思想里,我对老周竟然没有亏欠感,没感到对不起他,情欲的驱使,让自己好奇跟老刘接吻是什么样的感觉,一门心思在这。


我嘴蠕动了一下,终于接近他唇了,可我不敢开口吻他,我需要好好想想,要不要这样。


在我犹豫时,老刘又有反常的动作,他主动吻我了,没想到他那么主动。湿湿的舌头,凉凉的唇,很清新的口腔味道,让人不用一秒就陶醉其中。


我怎么会放在这样的机会,很本能地,我回应了他,我们身体粘在一起,紧密,搏击。


吻了个够的,其实怎么吻都觉得不够,只是吻让人下面有了活力,有人更多的欲念。我的手开始摸他。他安心让我摸,不糊涂。


我见隔着裤子,也不舒服,就主动帮他脱了。


老刘开始享受我的服务,我看着他的脸,羞涩,享受,兴奋,和拒绝交,缠变化着。


不到两分钟,他突然睁开了眼,此时我发现他快要到了。他拉了我的手,制止了我,同一时间,他吻我的嘴,我们又吻了一段时间。


然后,他让我停下来,他要帮我那个。我好像猜想到他会那样,而结果他确实愿意为我奉献。


他,给我感觉跟老周的服务一样的,用嘴温润。那感觉真说不出的刺激,整个人兴奋地全身绷紧,抓抓床板,想抓他的头。


时间有些久,我知道他挺辛苦的,不过他没表现出来,依然恋恋不舍。他脸变得有些夸张,撑大了一大片。借着微弱的光线,我看见他的眼睛,大眼睛一时看看我,一时机械地滚动起来,让我有笑的动力。


我怕他太辛苦,开始逼迫自己集中精神。


终于,在他配合下,它冲破城门,蹦了出来。很完美的方式,很感受生命的律动,很感激天赋人权。


刘豫突然呕吐一声,把我的分泌物,和他的唾液全吐在地板上。还没吐个干净,他就交代:


“吞了一点,实在咽不下去!




NO37


我们几乎同一个时间醒来,老刘他调了闹钟,响铃把我们炸醒。今天他任务比较重,有几篇稿子等着他完成,他不能贪睡。


睁开眼,我发现老刘枕着我胳膊,我手被他枕得酥麻。难道昨晚,我们都这样同眠?


我看看老刘,他像温顺的小绵羊,依偎在我身边,白皙的脸躲在我怀里。老刘也很奇怪,似乎知道我正在看着他,他回过头来看我的脸。见我这样安静地看着他,他有些腼腆,沉默不语,却把我搂得更紧。


“你喜欢我吗?”他说话了。


这话很熟悉,这语境也是。


“喜欢。”
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老刘笔杆子厉害,但口才却普普通通。


“我们昨晚,你觉得?”我很难找个词来表达。


他也不说话,脸有些淡淡的笑意。他的手慢慢往下移动。昨晚我也没穿裤子睡,今早他轻易得手了。


也没几下功夫,他就把我的弄醒了,在反抗着他拿捏的力量。


他手法有些笨拙,弄得我有些刺痛,兴奋中有些担心。没多久,他又回头看我的脸,然后神神秘秘给我使了个脸色。


果然暗含着什么,他头很快转移,用口替我那个。


欲望让人容易忘记过去,让人经常把握不定。


到底,我跟老刘这样算不算是爱情?还是生理上,大家互相帮助,各取所需。


这次时间有些长,他停了几次下来,颓丧着脸,问我要到没有,我说没有。我有些走神,今早不轻易集中。我会想,这样做,正确与否,背叛与否。


后面,我见上班时间快到了,于是我对他说:


“不了吧,时间太晚了,上班要迟到了。”紧接着,我推了推他。


他离开了,长长呼吸一口大气。


“真累,累死了。呼吸不过来。”他说,这个表情的他,忒可爱。


我突然来了野性,发力按着他的头,往那地方靠近,纯恶作剧心里作祟。老刘会抵抗,本能的,不过他也不强烈,没多久,他又无可奈何张开嘴。


结果,还是没完成,主要是他老用牙齿磨到我那地方,让我疼痛不堪。而时间确实超过了上班的时间了。


这天上班,我们两级化,刘豫低头伏案,无暇抬头与伸腰。而我闲得很,尽看看闲书,喝一杯茶。明天单位就要发刊了,这个时候的老刘,总特别忙。


中午的时候,我吃过饭后,就出了门溜达,主要是买洗衣粉。老刘匆匆吃晚饭,又笔耕不辍,他沉寂在语言文字里,我不好打扰他。我要回宿舍拿钱,因为早上忘记带钱包了。


临出门,面对那台破风扇,我迟疑了。要拿去修理么?


天气热,它是生活必须。但,如果把它修理好了,也许我跟刘豫就没了睡在一起的借口。欲望被点燃的人,我有些私心,有些狭隘。不过最后,我还是把它带走了。


到了夜晚,我自己先回来宿舍。老刘这两天没帮我洗衣服,一没洗衣粉了,二他确实没空。我今天再不洗衣服,就没衣服更换了。


我顺便把老刘昨晚换下的,一块洗掉。印象中第一次帮他洗衣服,洗刘豫的裤衩时,心里一直乐。这个平凡的男人,拥有的物质东西不多,昨天发现他袜子有个洞,今天发现他裤衩又一个口子。


这个只读到高二就辍业的胖子,之前在本城市的自来水公司工作过,后来因为违反计划生育,被逼下岗。后来夫妻改行去开小卖部,混了几年,随着孩子年纪大,相继上学,他这个家长不得不重新找个工作。换了几份,工作总做不太稳定,他运气很差,总遇到黑心老板。这几年,他就写些文字,发些稿件换取生活费。


刘豫,他家里有四个姐姐,独他一子。所以,在他这一代,丢了工作可以,丢了党员身份他认了,要是没儿子他就丢了血脉,这不可以。于是又拼个儿子,不过他不走运,第三胎还是个女的。


按刘豫的描述,从小就在一群女人里长大,从小父母不理他,姐姐把他带大。这个过程里,他听她们的话,接受他们的女人思维,跟着女孩子怎么讨论男孩子,哪个帅,哪个壮,哪个漂亮。估计就这样,他把自己男性的特征忽视掉了。至今他膝下全是女儿,是不是阴阳不协调,让他对男性有了向往和好奇。


刘豫认识我之前,也不敢确认自己就是同志,他喜欢看书,从书中的描写知道同性恋是怎么一回事。不过,这个已婚男人为生存够他辛苦了,他没闲暇多想欲望的事,腼腆害羞的他也没贼心干那事。


老刘回宿舍了,他打了宵夜给我,一进门就笑嘻嘻,不像以前有些沉,有些乖。


我们一起吃东西,一边说说工作上的事,没多余的题外话。吃完了,他就去洗澡,此时我已经洗过了。


他洗完出来,我已经在自己的床上了,因为风扇修好了,按理我该睡回自己床铺。


老刘一出来,见我在自己床上,他露出呆滞的表情,感觉他有些意外。不过他会掩饰,不说什么,擦肩而过,回他自己床坐着,把他头发擦干。


“睡觉了!”说完,他把灯关了。


我趟下,心有些乱,感觉自己的床很生疏,躺哪个位置,按哪个姿势均不舒服,辗转不成眠。欲望这刻,让人明白寂寞的滋味。


“老刘!”他很安静,不知道睡了没有。


“嗯,在,怎么啦?”


“我想跟你睡,可以不可以?”在他面前,我发现自己胆子大了许多。


“好!你喜欢就过来睡吧。”他语气很平静。


没几秒,我就转移了阵地,心不再乱,而是兴奋。


NO38


我挨到他床,直接把他搂住了,热乎乎的身子,浓浓的男人气息。我胆子如今可大了,穿越他短裤,伸了进去。


老刘也不拒绝,很安然地领受我的一举一动,平静的湖面,水底未必不是风起云涌。


这次,我主动了。他的没异味,东西也不丑,自己感觉也不难受。甚至,我一想到这行为能刺激他,我就沾沾自喜,得瑟。


发出微呼细唤的刘豫,我望着他,有些得意,有些戏笑。他睁大眼,意犹未尽地看着我,不知如何是好。


我也没想到这样,中断他。跟这么安静,这么内敛的刘豫在一起,会激发我开朗、调皮和贪玩的这面。甚至焕发我的支配欲,调逗他的冲动。


我们停在相互观看中,他没说话,但抓住了我的手。刘豫表情像在讨乞,又像在担心受怕。


今晚的月光真明亮,关了灯,还能把他看得那么清晰。


终于,我见他爆发了,他用力按着我的。在服从于拒绝间,我选择了后者。突然,我用手指在他后面,轻轻抚摸,算是探索,算是表面我想法。开始,他紧张。


渐渐,他感觉没那么痒,又放开了,任我胡为。再看看他表情,怀疑与羞涩相当,这么被动的人,这晚让我有了征服他的欲望。


我吐了些口水,试探他。他用力推了推我,不够力道不可称道,让人怀疑他本意不是这样滴。


自跟老周有过那种关系,一直对这种行神奇而向往,并有强烈的探索欲。


2000年,那时候的互联网不如现在发达,百度不如现在强大,同志方面的信息不像现在铺天盖地。我当时也不懂搜索,即使我知道有google这搜索引擎,但我没想到用他来学习这方面的知识。所谓的1和0,所谓的MB,69式,爆菊都未曾听说过。


我进入老刘身体,也没征求他意见,我感觉要一鼓作气。他有些怕,但他不躲闪,没明显的挣扎,这感觉对了,我就想着这样的意境下,侵犯他,把他占有,纳入美好回忆。


“疼!”他说。


他表情很苦,眼神很无助。我稍微停顿了会,出于理性思考。接着,那欲望的东西摧残人的意志,我还想再进一步,真的完全把他占有。


我尝试深入,他眉头深锁,咬紧红唇,就是不再说疼。


终于,我们完全化二为一,我畅快与释然,真想次时候好好的呼喊一下。他把整个头都往后仰,没说话,没喊疼,但我知道他感受是什么滋味的。


我本想去吻他,想刺激他,让他也快乐起来。当我要靠近他的脸,他推我,不让我碰他。他皱眉头,张开嘴呼吸,我动一下,他的额头就伸缩一次,身体波动一次。


接着,他把头埋在枕头里,我以为他会喊,但他没有。


里程碑式的完成这浩瀚工程,完成我人生成功的第一次。那刻,我发出声音了,实在抵挡不住奇妙的旅途。


完事后,就只有突然的空虚和呼吸。瞬间,整个人从享受美妙的肢体碰撞,与感觉刺激,突然重重跌倒,乏力,疲于挣扎。


加之天气闷热,此时我已经汗流浃背,把床单弄湿一大片,所有酣畅淋漓。


离开他身体那刻,除了感激他,我突然感到自己很对不起他,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的痛苦上。我先去清洗一番,暂时没理会安安沉沉的他。


待我回来后,我发现他还停留在刚才那个位置,和那个姿势。


疼痛还没舒缓,还是什么原因?


我靠近他脸看,他闭上眼睛,沉重地呼吸着,整个人在呼吸中起伏。


“去洗一下吧,你也出汗了。”我温和地说,靠在他耳边。


他不说话,数秒过去,还是沉睡的样子。我见他脸都是汗,便用毛巾拂拭。他乖乖地领受,没其他动作,冬眠状。


“去洗洗吧,洗完再睡?”我推了推他。


“不要管我,你去睡吧,睡回你床上去。”他终于说话了。


我在想,也许该给他足够时间休息。我便拿了我的枕头被子回自己的窝。


本意是躺下,稍作休息,刚才确实消耗太大。然后一边观察他,看他需要什么?没想到,自己呼吸都没完全平静下来,人突然走失了知觉。



NO39


第二天,单位发刊,我和老刘全日休息。我们都没调闹钟,睡到自然醒。


来到十一点了,我们方醒来,要是平时老刘早叫醒我了。他今天比我还恋床,我起来时,他还睡着。


“老刘!起来了。”我喊他。


如此重复几次,他没动静,比房梁安静。


我靠近他的脸,在他呢喃:再不起来,我就再要你一次了。他受动了,睁开眼睛,瞪着空白处几秒。然后回头看我,见我笑嘻嘻观摩他,他会开心笑了起来。


不过,当他动身子时,他整个人剧烈地颤抖,皱眉头苦对着。


“怎么了?”我发现他是有感而发,毫不做作。


“疼!”他不安地看着我。


“现在还疼?”


“嗯,我饿了。”他说这话,让我大笑起来。


他那可爱模样,真不知他饿多些,还是疼多些。


他见我笑得开心,也笑了。


“起来洗澡吧,我们一起去外面吃饭。”我说。


“起不来了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真的起不来。”


“那么严重?”


“一动就会撕心裂肺地疼。”


我没说话,想起昨晚每个细节,我懂他昨晚为什么不敢动,为什么不让我碰他,为什么不让我跟他一起睡。


此刻,我没说其他,把他紧紧抱住。


“我爱你!”


这个电影里不能再讨厌的台词,在他口里说出来,突然成了温暖和疼痛。


我擦了擦他眼角的泪花,红红的眼睛,不肯离开我的视线。


“你怨我了吧。”我在他耳边,轻轻地说。


“怨!怎么不怨,很疼的。”


“是我的错。昨晚真不该……”


“不过,总会有那么一次。”


“什么意思。”


“总会有那么一次刻骨铭心的,哪怕是疼。”他突然成了诗人。


“老刘,你喜欢我多久了?”


“讲实话吗?”


“当然,否则小心我对你又那个。”我摸摸他屁股,人来了生气。


“其实第一次见你,就喜欢你。真的动心,应该是你搬进来那天。”


“我刚搬进来,你就打我主意了。”我用身体压他,戏弄他。


“是,以为你这样的人,我可遇不可求,没想到我们。”他说不出,脸一阵红润。


“我们怎么了,搞在一起?”这时,我突然来了那种感觉。


我知道他想表达什么。我好想保护他,此刻。我摸摸他下面,果然他有生理反应,即使他后面还疼。


“你爱我吗?”他突然问,如此正经,刚才被我抹干净的几滴水珠,现在又闹出一轮。


“我回答过你。”


这个问题,我没有答案。


“你刚才回答,只是喜欢,跟爱不一样。”他很信心,很执意要知道我的答复。


“怎么样不一样法?”


“喜欢就对一个人不讨厌,爱就是真心真意对一个人,想跟他一起过。”


“那你看我,对你是不是真心真意。”


此刻,我突然难过起来。


老刘的表达很准确,真心真意对一个人,爱就该那样。而现实,在他和老周之间,要是要我分轻重,我会挑老周为重。那么,我就不算全心全意对待老刘了。


此刻,我知道我的行为有多危险。


“我觉得你不是。”


老刘突然撒娇般,把我搂紧,这味道显得他的答案是反话。是他知道了答案,还是相轻信了我。
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0
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精选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随机推荐
直击越南男同性恋,不为人知的私下生活
浏览:5.1千+ 11-11 20:47
注意了!以下15个国家发生同性恋行为触犯法律!
浏览:5.3千+ 11-04
拉拉的生活,其实很不同吗?
浏览:5.3千+ 09-19
陈翔六点半:心病重于身病,蘑菇头差点被活活吓死,原来每个人心里有座背背山!
浏览:5.0千+ 09-19
一对女同性恋情的真实生活记录
浏览:5.1千+ 09-19
关于同性恋的4个真相
浏览:4.9千+ 11-11 20:46
直击台湾拉拉人婚礼,在佛堂进行,母女三人抱头痛哭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最帅肌肉教练,综艺上被主持现场拔内裤!
浏览:小于3000 11-15 16:45
俞渝李国庆互撕全过程:老公同性恋,公公找陪床保姆?老婆是小三
浏览:5.7千+ 10-27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63-64-65-66
浏览:小于3000 11-02
相亲小伙看对方太丑,竟说自己是同志,女方实属吓人
浏览:5.2千+ 09-19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51-55
浏览:小于3000 11-02
同性结婚终于合法化了,目前最热门的国家竟然是……
浏览:3.6千+ 11-11 20:48
盘点全球那些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
浏览:3.4千+ 11-11 20:48
男同志为什么更容易感染艾滋病毒?
浏览:5.2千+ 09-19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19-20-21
浏览:5.8千+ 11-02
鲜肉兄:单身GAY的自白:多想有男人好好疼我
浏览:小于3000 12-04 03:18
历史上,最早出现"对食“一词,形容的是”拉拉“之间的爱情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揭秘同志心理——黑暗与光明中的隐秘群体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「冷知识」古代西方同性恋有多会玩你知道吗?
浏览:4.9千+ 11-11 20:47
加油吧!同志君

同志头条热点资讯员

关注